跳到主要內容區域 :::
  • 增大字體
  • 預設字體
  • 縮小字體

民間藝文

    更衣室_對身體量度與操演的地理探勘

展覽名稱:更衣室 對身體量度與操演的地理探勘
策 展 人:楊堯珺X林富莉
藝術家:官孟玄、林富莉、馬郁芳、莊克柔、許鶯薫、陳映秀、曾馨儀
指導單位:高雄市政府文化局
主辦單位:高雄市新浜碼頭藝術學會、高雄市婦女新知協會
高雄市新浜碼頭藝術學會組織營運贊助:國藝會
展覽日期:2018年11月10日~2018年12月2日
展覽地點:新浜碼頭藝術空間Pin-Bien館
開幕茶會:2018年11 / 11(六)pm 2:30
專題講座:2018年11/ 17(六)pm 3:00
講 題:當打扮成為工作日常
主 講 者:陳美華/高雄市婦女新知協會理事、中山大學教授
策展緣起:
這個展起源於兩位生理性別上,都同屬陰性的一位藝術創作者、以及一位理論工作者的午後閒談。閒談裡,環繞在對「女性」的刻板印象,以及有關「女性主義」脈絡的雙重解構上。「她」(複數)決定由藝術創作者先提出對空間、身體、符號功能的想像,再由理論工作者提出幾個相關的討論範疇,並共同邀請藝術家「她」參與。因此,策展論述上,保留了兩種書寫口吻,不再結構為一篇論述。
策展理念:(策展人 / 楊堯珺 x 林富莉)
衣物之於人類除了生理性禦寒保護的功能外,隨著歷史文化的流動,更多外扣的符號階級及身份認同的隱澀語彙,在諸多配飾及衣著上默默的交談著。
女性透過「更衣室」中私密及轉移的空間,從外在的認同及内心的渴望中幽微的以物件式的配帶或移除,來透露出許多不可言喻的自我位置的定位及社會家庭中的框架。
藉由—-「更衣室」的重新解構及架設,希冀再次觀看女性與物件的關係。
從副展名來看,身體是如何與地理學產生關聯?「地理學」的核心精神,可說是一門探討「人地關係」的科學。其中,「地」並非指涉狹義的土地、地質、地形,乃泛指我們人類生存的廣義環境,包括自然、人文、社會、文化等有形、無形的一切。(註1)依據這概念,便不難理解史密斯(Neil Smith)運用地理學方法對身體所提出的觀察。他將身體描述為是種「尺度」(他定義尺度為不同種類地方之間的邊界),他談到:
「個人認同的主要物理位置,即身體的尺度,乃是社會的建構。身體的地方標誌自我和他者之間的邊界,兼有社會和物理上的意義,而且除了照字面上界定的生理空間外,還涉及『個人空間』 (personal space)的建構。」(註2)
當身體的尺度(也就是個人認同的物理位置)被視為是社會的建構時,這觀點引燃了身體佔據空間與地方的各種問題。倘若身體被視為一種「地方」,又是如何被界域化的呢?在布迪厄(Pierre Bourdieu)看來,身體的姿態、話語、服裝、髮式這類「身體習性」,無一處不是從小就受到社會的銘刻而達到社會區別的目的(註3)。這裡不是要將問題指向性別建構、文化建構以及相關的社會實踐上,而是聚焦在:身體是受到社會實踐不同影響的「表面」,以及身體的可轉變性上。
傅柯在《規訓與懲罰》中已指出,「自然的身體」並不存在(註4)。學者葛洛茲(Elizabeth Grosz)也探討「身體之表面」,不僅強調女性身體的銘刻,也注重男性身體印記。認為女人和男人,儘管程度不同、方式不一,但都從屬於規訓權力和肉體生產體制。然而,無論男人或女人,雖屈從於規訓權力,但也能抵抗它,「擁有在身體銘刻裡獲取快感的本領,也具備顛覆支配論述的能耐。」(註5)。巴特勒(Judith Butler)則直接拋出「性別操演」(performative gender)的觀點,認為性別並非二元對立項,乃是經由文化操演生成:
「性別並非定位於生物差異中的二元區分,而是一種被當成真實的持續性扮演(impersonation)。身為女性並非『自然事實』,而是一種文化操演(其中的)『自然性』(是)透過論述上的操演行動而構成的,這些行動透過性範疇,並於性範疇內部產生了身體。」(註6)這些觀點,不僅直接闡明身體的(或性別的)界定並非是固定的範疇。更試圖透過對「身體表面」與「身體操演」的探討(這表面可以被形象為一種地理的變化),開啟一個有關身體如何被建構的視閾。
在本檔「更衣室」的展覽中,便從「身體表面的操演」與「身體量度」兩方面出發,邀請七個「她」,分別就:美感的品味(林富莉)、對象徵系統的回望(馬郁芳)、符號的身體操演(曾馨儀)、透過身體所量度出非自然的「中間景觀」(官孟玄、莊克柔),以及運用自然元素與想像製作出的身體裝配(陳映秀、許鶯薫)等作品進行展出。展場同時裝配各式民國五O、六O年代的晚宴包與配飾等老物件,交陳出一個異質並置的迷樣空間,以形象在「更衣室」中,身體的各種可轉換性。誠摯邀請觀者,一同在「她」(複數)的「更衣室」中,進行一場關於身體的地理探勘。
(註1) 參閱:范銚燻,〈地理學與人地關係探討〉。網站:http://gecenter.tut.edu.tw/ezfiles/7/1007/img/2862/01.pdf 。
(註2) 麥道威爾(Linda McDowell)(1999)。徐苔鈴、王志弘 譯(2006)。《性別、認同與地方》(Gender, Identity and Place : Understanding Feminist Geographies)。台北:國立編譯館,頁55。
(註3) 見:麥道威爾,1999,頁57。
(註4) 傅柯(Michel Foucault)。劉北城 等 譯(1992)。《規訓與懲罰:監獄的誕生》(Discipline and Punish: The Birth of the Prison)。台北:桂冠出版社。
(註5) 見:麥道威爾,1999,頁70。
(註6) 見:麥道威爾,1999,頁74。

  • 上一則
  • P ~ P

  • 下一則
  • 高雄之音管樂團 2019春季音樂會-《悸動》